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主页 > 娱乐八卦 > 【有道精读】在娱乐至死的时代,我们可能毁于最爱的东西
【有道精读】在娱乐至死的时代,我们可能毁于最爱的东西
发表日期:2019-06-13 04:19| 来源 :本站原创 | 点击数:
本文摘要:为什么这本书值得一读?要从本书中的这段文字说起。 Orwell feared we would become a captive culture. Huxley feared we would become a trivial culture, preoccupied with some equivalent of the feelies, the orgy, porgy, and the centrifugal bumb

为什么这本书值得一读?要从本书中的这段文字说起。

Orwell feared we would become a captive culture. Huxley feared we would become a trivial culture, preoccupied with some equivalent of the feelies, the orgy, porgy, and the centrifugal bumblepuppy.

奥威尔害怕的是我们的文化成为受制文化,赫胥黎担心的是我们的文化成为充满感官刺激、欲望和无规则游戏的庸俗文化。

As Huxley remarked in Brave New World Revisited, the civil libertarians and rationalists who are ever on the alert to oppose tyranny "failed to take into account man's almost infinite appetite for distractions".

正如赫胥黎在《重访美丽新世界》中提到的,那些随时准备反抗独裁的自由意志论者和唯理论者"完忽视了人们对于娱乐的无尽欲望"

In 1984, Huxley added, people are controlled by inflicting pain. In Brave New World, they are controlled by inflicting pleasure. In short,Orwell feared that what we hate will ruin us. Huxley feared that what we love will ruin us. This book is about the possibility that Huxley, not Orwell, was right.”

在《1984》中,人们受制于痛苦,而在《美丽新世界》中,人们由于享乐失去了自由。简而言之,奥威尔担心我们憎恨的东西会毁掉我们,而赫胥黎担心的是,我们将毁于我们热爱的东西。这本书想告诉大家的是,可能成为现实的,是赫胥黎的语言,而不是奥威尔的。

尼尔·波兹曼说,在这世上有两种方式可以让精神枯萎:一种是奥威尔式的,让文化成为监狱,另一种是赫胥黎式的,让文化成为一场滑稽戏

文化得以幸免于在专制下衰败,却可能沦为娱乐的玩物。当今泛滥的娱乐,是我们不得不重视的问题。

谈到政治,比起了解严肃的国家发展与政策问题,我们可能更倾向于看到领导人的糗事与外貌。谈到教育,我们可能总想试图用娱乐的方式学习,而不愿将时间花在枯燥的读物上;谈到新闻,我们看了很多娱乐八卦消息,一哄而上又一哄而散。

我们在当今媒介上看到的,可能都是我们“想看到”的。

着眼于生活,你是否想过每天都在刷手机的你,获得了什么,又思考了多少呢?那些一晃而过的信息能带来许多新鲜感,新鲜感消散后却往往是空虚。

如今我们有太多的信息,太多的娱乐,也有太多的浮躁。

【有道精读】在娱乐至死的时代,我们可能毁于最爱的东西

在作者创作的年代,互联网的发展还不远如今天。那时,电视逐渐取代印刷成为媒介中的霸主。虽然电视是书中探讨的主要对象,但是这本书即使在今天依然不过时。

看如今的互联网,我们也能找到书中“电视”的影子。

在电视的流行下,铅字印刷时代的影响力被逐渐冲淡。电视的娱乐化内容已让人们深陷旋涡而不知,思考力也悄然成为了娱乐大流下的附庸。

【有道精读】在娱乐至死的时代,我们可能毁于最爱的东西

媒介对人的影响总是潜移默化的。

电视不仅是一个科技产物,还是传播信息的媒介。当我们越来越多地通过电视看世界,它就成为了解文化的主要方式。

在作者看来,电视的娱乐化内容并无大碍,其可怕之处在于将一切娱乐化,甚至是本该严肃的话题都经过了娱乐的包装。对于大部分电视节目,观点本身已经不重要,只需要给观众留下印象就好了。

那么,如果人们仅从电视中看世界,获得这些或多或少被娱乐包装的信息,能看到的也不过是电视机里创造的娱乐化模型罢了。

【有道精读】在娱乐至死的时代,我们可能毁于最爱的东西

电视还在无形中对“什么是知识”和“怎样获得知识”进行了重新定义。

很多人以为电视是一种轻松的学习渠道,却也因此不小心忽略了学习过程中需要付出的辛勤。

其实,电视恰恰为人们避开了学习所要付出的辛苦,让人误以为学习应该用娱乐的方式出现。它是一个迎合人们放松需求的产物,注重的是观者的满意度而不是其成长,若加入了晦涩的成分,看的人还会有多少呢?

西塞罗曾说,教育的目的是让学生摆脱现实的奴役。获得出色的思辨能力是要付出汗水和耐力的,而如今的年轻人却竭力为了适应现实而改变自己,在娱乐化的世界里丢掉了最宝贵的思考。

【有道精读】在娱乐至死的时代,我们可能毁于最爱的东西

这是否意味着电视和娱乐就是一个错误?这并不是作者的观点。

作者提到:“我对电视里的‘垃圾’绝无异议,我对这些所谓的‘垃圾’的喜爱绝不亚于任何人”。他并不反对娱乐。

他承认电视在很多方面有优越性。它能够为人们提供纯粹的娱乐,给人们的生活带来乐趣和温情,就如科技产品总会带来的利弊与得失。

但要引起人们警觉的是,二者并不是任何情况下都能达到平衡,有时利大于弊,有时也可能弊大于利。

科技是无法说话和行动的,我们人需要去权衡,我们不是因缺憾而抛弃科技,而是学会利用其利,削弱其弊。

如今,我们可以在互联网上找到任何需要的信息,同时又容易在这个充斥着娱乐的信息海洋中迷失自我。

最令人忧心的可能是,我们忘记了思考还浑然不觉。

媒介能够影响我们的思维方式,我们要做的就是跳出框架,如同芒福德跳出钟表的本身思考分秒的意义一般,去看到媒介所带来的影响和变化。

与此同时,也要找寻应对的措施,去思考这个时代下应该如何利用媒介,时刻保持清醒的头脑,不做“娱乐至死”的傀儡。

"It's unlikely thatTrumphas ever read Amusing Ourselves to Death, but his ascent would not have surprised Postman.” - CNN

特朗普不可能读过《娱乐至死》,但是他的成功可能不会让波兹曼吃惊。—— CNN(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络)

(责任编辑:admin)
热门推荐
  • 娱乐资讯
  • 社会百态